美众院通过“梦想法案” 百万非法移民或将受益

原载于《田纳西新闻》《田纳西华人世界》

2019年6月7日 15:00

 

2019年6月4日晚上,美国众议院两党以237对187票通过了《2019年美国梦和承诺法案》。该法案也简称“梦想法案”,旨在为数以百万计的境内非法移民儿童打开通往美国公民之路的大门,可谓意义非凡。本文将简单回顾该法案的提出由来,并对美国在新世纪中所遇到的新移民潮挑战稍加点评。

 

1. 

什么是DACA政策?

“梦想法案”自从被提出以来就面临着巨大的社会争议和党派色彩。2012年6月,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绕开国会,以总统行政令强制推动实施了名为DACA的政策,即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允许某些符合相关政策条件的非法移民儿童向美国移民局申请为期两年的暂缓驱逐以及工作许可证。这些还可以在该福利(benefit)两年期满时申请续期。这些相关条件包括如下:

1. 抵达美国时年龄在16岁以下

2. 抵达美国的时间在2007年6月15日之前,并且之后一直持续居住在美国境内

3. 截止至2012年6月15日,年龄在31周岁以下

4. 已经上高中或高中毕业,或从军队荣誉退伍

5. 没有重大犯罪记录

 

2. 

两党之争:

DACA到底是利还是弊?

奥巴马的DACA政策遭到了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烈反对。2016年总统竞选时期,特朗普就以“美国优先”为口号,承诺废除DACA。特朗普的立场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保守派的态度。他们认为DACA政策的受益人多为有色人种和拉丁裔非法移民。作为廉价劳动力,这些移民不挑工作、接受无保险的工作状态,直接导致了美国本土中下层白人的工作机会大量流失,工资降低,导致社会不稳定。

终于,于2017年9月5日,美国政府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宣布暂时冻结DACA项目,不再接受新的申请。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还在当天表示,奥巴马的DACA行政令实乃“违宪行使职权”,是一种滥用权力的行为,因此该政策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施行。他说,该计划不仅使美国西南边境的无陪伴未成年人的数量激增,导致糟糕的人道主义后果,同时还把工作机会让给了非法移民,造成成千上万的美国公民失业。

但是,反对保守派立场的民主党人纷纷站出来谴责特朗普废除DACA的决议。1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在DACA宣布冻结的第二天就向纽约的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特朗普政府废除DACA的命令违宪。奥巴马本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谴责特朗普的举措是“残酷的”,“弄巧成拙的”。很多同情DACA计划的人提出,不管美国人对移民问题怎么看待、对边境问题怎么看待,都不应该威胁这些年轻人的未来,因为这些年轻人甚至儿童是无辜的。资深民主党议员佩洛西和桑德斯都表示,特朗普这个决定“十分残忍”。纽约市市长、已经宣布参加下届总统选举的民主党候选人白思豪也表示,他会尽一切可能保护DACA受益者。

另外,大量科技精英和商业巨头也纷纷为DACA站台。自2017年8月以来,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等超过350名科技企业高层人士联名签署反对废除DACA的公开信。他们相信,DACA受益人的存在并不是威胁美国社会稳定和抢走美国人工作机会的破坏因素,如果这些受益人被驱逐出境,美国将有超过70万工作岗位空缺,美国经济将遭受4603亿美元损失。下图为外媒在2017年9月DACA被冻结以后对脸书CEO的报道:

 

 

3. 

替代方案终于出炉:

“梦想者”的公民通道有望正式开启

尽管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9月就正式冻结了DACA的新申请,但是在过去两年已经批准的许可仍然有效,这些受益人的去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此,从2018年以来,国会一直面临着处理该政策遗留问题的压力。DACA的冻结直接导致了超过一百万人面临着拘留或驱逐的可能,却一直没有相应方案对他们的去留做出最终裁决。如今,“梦想者”法案在多个备选法案中脱颖而出,最终获得了众议院层面的胜利,将进入到参议院的投票中去。

该法案为DACA受益人提供一条“三步走”的公民之路:

1. 有条件的绿卡申请

2. 去条件的绿卡申请

3. 公民归化申请

上述“三步走”的程序并不特殊,而是和其他类型如亲属移民大致相同的申请过程。但是,DACA受益人必须额外满足一些特殊的要求,包括年龄、在美国境内的居住时间、教育背景、犯罪背景调查等方面的情况。比如,这些“梦想者”在获得有条件的绿卡之后,如果想要进一步升级获得去条件的永久绿卡,必须要满足一定的教育要求,如获得高等教育学历。然而,仅仅是这一点就可能会成为卡死不少“梦想者”公民之路的障碍。由于美国大学对州外学生的收费标准较高,而非法入境的无证年轻人无法以州内居民的身份注册学籍,这就会导致他们由于经济原因而无法上学。周二刚刚在众议院通过的“梦想法案”也认识到这个经济原因可能对不少梦想者追求美国公民身份造成的阻碍,因此在法案中也提出各州对高等教育机构的学费设置应当考虑到这些DACA受益人的长远利益,从而按照实际居住地址来允许他们以州内学生的身份入校。

除了DACA受益人以外,“梦想法案”还包括了其他受益人,比如TPS(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和DED(Deferred Enforced Departure)的政策的受益人。这两项政策的受益人也和DACA受益人一样有可能在符合某些相关条件的情况下有资格申请美国公民身份。不过,无论是哪一个类型的政策受益人,都主要是来自拉丁裔和有色人种的移民,而并非来自我们华人群体。据2012年的皮尤研究中心调查,超过一半的DACA申请人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或者德克萨斯州。

 

4. “老牌移民国家”的“新问题”

毫无疑问,尽管美国是一个以白人为主体、以基督教为主流宗教的现代国家,它的国家性质历来具有政教分离、海纳百川、多元融合的“大熔炉”核心特点。可以说,无论一个群体的种族、肤色、教派、性别、文化、语言,大家都自觉自愿地融合在同一部宪法和同一个政治体制之下生活。无论各个社会群体对今天的美国移民系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或支持或反对,或希望维持白人主体或希望吸纳更多少数族裔移民——也无论各方社群对彼此之间存在多大的分歧、敌意甚至对抗,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社会事实:所有人的观点都要在同一个政治制度下发表,服从同一套游戏规则所赋予我们的权利、义务、自由和约束。即,无论一个人对非法入境的儿童和成人抱有多大的同情和善意,还是认为他自己作为“提早上船的人”应该享有多大的优先权和排他权,他都必须按照游戏规则的框架来表达和行动。

美国虽然历史上例来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两百年前进入美国的移民和今天进入美国的移民却有着巨大的区别。无论是在种族、肤色、教育程度、文化属性、代际优势上,还是在全球化时代下发生的科学技术、经济结构、文化融合等方面的变化上,新移民都给美国社会带来不断的冲击和震动。这种冲击和震动的直接反应就是各个社会团体不断争夺自己的利益地盘,造成一种彼此对抗和彼此撕裂的社会现象。但是,另一方面,一个国家的塑造和一个社会的更新,并非一两代人就能完成的。这种新世纪、新技术条件下,老移民国家所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也不是通过一两代人的“资源争夺战”就能解决的。

但是,不得不说,本次在众议院通过的“梦想者”法案,再度切实地证明了美国仍然是一个包容的移民国家。不管该法案是否能在下一轮的参议院投票中通过,该法案一路以来所经过的法律过程和所激起的社会反应,都向我们说明了美国民间的政治表达十分活跃,也相当开放。可以期待的是,在将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针对非法移民和移民法变革的各方抗衡、斗争和撕裂仍将持续下去。政治素来有两张面孔,一张是赤裸裸的利益,而另一张是利益的原则、平台和方式。如果说第一张面孔是“私利”,那么第二张面孔是“王法”。让我们对美国这个老牌移民国家在新时代移民潮中将会如何进化, 拭目以待。

 

 

王氏律师事务所——田纳西华人律师事务所

王律师在田纳西州从业多年,有丰富的移民案件经验,对政治庇护、职业移民等各类复杂的案件和庭审具有全面的了解和知识。

欢迎致电,田纳西王氏律所电话为:615-369-70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